贝阁中国

贝阁——“Beggars Group” 其中包括具有传奇色彩的唱片厂牌4AD, Matador, Rough Trade 和XL Recordings.
http://beigecn.com/

科幻氛围电子幻术 Koreless:我的爷爷是个驱魔人


你大概是没有听说过Koreless的。不出意外的话,他那种过于高冷的“科幻氛围”电子乐短时间内也不可能获得什么大众层面的成功:在全世界都在比拼谁的 beats 最狠,谁的制作最花哨的年代,Koreless却抛弃了鼓点。既能和 Mogwai 同台也能和 Caribou 一道巡演,为自己的一张 EP 构建一个科幻世界...... “我甚至不希望我的音乐是真实的。” 这种面相温柔少言寡语实则怪异乖戾的人,往往蕴含着最具爆发性的创造力,讨人喜欢。

Koreless将在9月19日登上上海回声音乐节的舞台,有缘的朋友不要错过!

本篇部分来自于原创艺人采访,部分译自Pitchfork文章。http://pitchfork.com/features/rising/9135-koreless/ 

Koreless 其人 “如果我会一直在船里,不如学学如何造船”

Koreless,本名 Leweis Roberts 出生于威尔士,目前活跃于苏格兰格拉斯哥的电子音乐场景。虽然格拉斯哥的场景是以色彩丰富、极繁主义的节拍而著名,Koreless 本人却一直更喜欢在氛围方面的探索。早期的单曲《4D /  MTI》和《Up Down Up Down》听去都简单而优雅,有着温柔如流水般的旋律和看似单纯的用意。但2013年《Yūgen》的发行则完全将人们带到另外一个世外空间,他也彻底抛弃了传统意义上以鼓为基础的节拍。2012年在一次法国海岸边的音乐节上,在朝阳徐徐升起的时候他为4000人演奏,“没有人跳舞,大家都漂浮在音乐里。这实在是我的本意:绝不直接,以退为进。”


Q : 你是如何开始创作音乐的?你大学时的专业是造船,这又是为什么?

Koreless : 我喜欢控制。如果我做一件事情的话,我会想要亲自动手参与到各个方面。当我开始听音乐的时候,我想还不如自己也开始做音乐了解音乐。对于所有的事情我都是这样。比如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经常玩帆船,当时就想,如果我会一直在船里的话,不如干脆就学学如何造船吧。

Q : 许多人称你的音乐是“科幻氛围”, 你也确实对科幻感兴趣吗?

Koreless : 没错。在创作《Yūgen》这张EP的时候我一直不停地在读书——尤其是J.G.Ballard。要不是多亏了有声书其实之前我是没有接触过的。我还买了很多60年代的老《New Worlds》科幻杂志,读读里面的短篇故事。首先,我喜欢Sci-fi故事的不真实性。我希望我的音乐也是一样:我甚至不希望我的音乐是真实的。里面最好不要有任何原音或人类元素,我想让它完完全全是人工的、科幻的:全是人造的、生硬、平整的、量化的。用电脑创作可能性实在太丰富了,选择无穷无尽。

Q : 你的创作受到那些音乐人的影响?

Koreless : Steve Reich 和 La Monte Young 都是我一直在听的。更重要的可能是创作过程,而非追随自己的内心创作或是什么的。这些音乐都显然是人造的,没有什么感情在里面,尤其是 Steve Reich。 一切都很确定:你这样做,事情就这样发生,仅此而已。我的工作方式也基本如此,为一首歌创作出严格的规矩和概念。绝对不是”哦,如果这里加一些细节它会更好听“。我的音乐里计算的成分更多:我想要的声音模型是这样的,软件自己生成,我不会加入更多主观因素。

首张 EP 《Yūgen》与驱魔人爷爷

Yūgen, 也被译成“幽玄” 是传统日本美学中的一个概念,“幽玄”的核心是“余情”,讲究“境生象外”,意在言外,追求一种以“神似”的精约之美,引发欣赏对象的联想和想象,传达出丰富的思想感情内容。Koreless 选择这个词作为自己在贝阁- Young Turks旗下发布的首张 EP 的名字,正是因为这种 “含蓄” 的精神。当然,从这个词上面,他还生发出更多的故事。《Yūgen》中带着一种悲壮的毁灭之意,但却又有一份超然。


收听《Yūgen》:http://www.xiami.com/album/569276037 

Q : 在《Yūgen》中,我们在听到一种回归感的同时也似乎能够听到灾难即将到来。

Koreless : 这正是这张唱片的用意 ——从毁灭到温柔的和平,最后回归到毁灭。这是一个没有尽头的循环。这在唱片封面上体现得很清楚:Yugen是一颗有两颗不断绕转的卫星的行星,其中一颗是红色的,另一颗是蓝色的。天空的颜色在蓝色和红色之间不断变化,中间会经过不确定的紫色。行星的位置和曲目的情绪和感觉是相对应的:第一首“Ivana”在11点钟的方向,是在象征和平的蓝色卫星边缘,第二首“Sun” 在3点钟的位置喝象征阴郁的红色卫星重合,第三首“Last Remnants” 在5点钟的方向,这首曲目也象征着从激烈到和平的过渡。第四首“No Sun”进入了临界的区域。最终“Never”回归到9点钟,完成了整个轮回。我想创造出一个虚幻的空间,以后的作品和计划也都可以依托于此,给所有这些音乐一个存活的空间。

Q : 在第一首曲目“Ivana” 里有一个怪异的声音,与其说是人声倒不如说更像是外星人。你相信外星人的存在吗?

Koreless : 不。但我爷爷曾经是个驱魔人,倒是让我相信鬼魂的存在了。他现在还健在,已经98岁了。他曾经是位牧师,后来倒成了个驱魔人,还写了一本叫《Holy Ghostbuster》的书。封面上是他一张很酷的照片——他看起来特别像一张 Tri Angle Records的封面,穿着一件长斗篷还有整套家什。


Q : 天啊——他是怎么驱魔的?

Koreless : 他会和一位灵媒合作,灵媒坐在一张椅子上,召唤鬼魂。然后他会和它们对话。这事其实并不是很吓人,它们一般都很友善。其中大部分只是有些迷惘,有一些未竟之事。爷爷会和他们谈话,帮他们找到解脱之道。并不是什么 “怨灵作怪” 之类的。我自己是一个工程师,当我一开始读那本书的时候我心想:“不可能,别扯淡了。”但读完之后我觉得,如果要说所有这些都是巧合那也太邪门了。

最新双A面单曲《TT / Love》 :“我致力于毁灭世界上一切像鼓的东西”


收听《TT / Love》: http://www.xiami.com/album/837722716 

Q:新作《TT / Love》和《Yūgen》里的你构建出来的那个世界真的有什么关系么?你觉得这两部作品有什么关联,又有什么差别呢?

Koreless : 对呀这些音乐的出发点都是相同的,它给了我同一个范围之下探索不同的方向一个很好的借口。差别在于《TT / Love》是非常身体化的,它是为了大开音量聆听而创作的,而《Yūgen》则更多的是为了内省。两者之间其实不乏隐秘的关系。

我想为夜店做出身体属性非常强的音乐,但是不用任何鼓 —— 让它直接作用于你的身体,产生出一种你无法形容的感受。不像底鼓或军鼓那样的影响,更像是一种流。关于音乐的可能性太多了,如果大家都做一样的音乐似乎也太傻了一点。

Q:你为什么不喜欢鼓?为什么会选择这种方式?在《Love》里那种震撼的电磁声波听起来也的确是能够对人产生震撼效果的。

Koreless:当我4岁的时候,有一天一面“鼓”从天而降砸坏了我最爱的小轮自行车,我爱那辆自行车生过世界上的一切。从那以后我就致力于毁灭世界上一切像鼓的东西。当然这是不可能的,所以我把自己的毕生目标定为逐步扭转音乐世界对鼓的依赖,每一声电磁波都是前往胜利的一小步。

Q:全场专辑什么时候发行啊?你最得意的部分会是什么?

Koreless:哎呀我也很希望很快就可以发。已经过去很长时间了,主要是我自己变化得太快,赶不上出专辑。每当我攒够能够出一张“全长”专辑的时候我就变了主意,改了一副面貌,觉得之前这些音乐好陈旧。我想我需要加快创作速度,有更多的发行。现在是我有史以来对自己音乐感觉最好的时候,我很享受这个状态,希望这次我的风格就是最终的版本,终于可以支撑起一张专辑。

Q:迄今为止和你最合拍的合作者是谁?

Koreless : 说实话在音乐层面我合作过的人并不多,我并不是很喜欢这个过程。我是个控制狂,对于很多人来说我创作的方式根本无法忍受。迄今为止我最喜欢的合作伙伴是视觉艺术家Emmanuel Biard, 能够跳出音乐本身有更多的创意是很有趣的。他是我见过最聪明的人之一,知道很多有趣无用的知识。


Q : 你希望人们怎样欣赏你的音乐?

Koreless : 也许在他们独处的时候。如果时机合适的话它其实可能也会是完美的夜店音乐:特别特别晚,太阳都要出来的时候。只要大家抱着一颗开放的心听就好,不要一发现里面没有鼓点立刻开始吐槽就行了。

Q:对于没有听过你的音乐的人来说,你会怎样形容自己的曲风?对你的中国歌迷也说几句话吧!

Koreless : 哦不!不可能回答的问题出现了!我的风格...... 想象这个场景:Phillip Glass穿着一件蓝色橡胶宇航服,慢镜头加速飞向外太空。大概就是这样吧。

对我的中国歌迷:你好!很高兴终于见到你了!


来回声公园和Koreless见面吧!9月19日下午在无解空间舞台!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