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阁中国

贝阁——“Beggars Group” 其中包括具有传奇色彩的唱片厂牌4AD, Matador, Rough Trade 和XL Recordings.
http://beigecn.com/

Jungle: "灵感来源于幻想中的空间"


贝阁x星外星最近联手发行的四张专辑你收了没有?Cat Power的《Sun》, SOHN的《Tremors》,Jungle的《Jungle》和Camera Obscura的《Desire Lines》张张都是心动经典。今天我们特别整理翻译了《The Clash》为Jungle所做的一篇精彩采访。想知道Jungle为何“隐姓埋名”,“Julia"是关于哪个女孩的,乐队的创作灵感源头?你会喜欢这篇文章的

原文链接:《The Clash》 

Q: 让我们从隐瞒身份这一点开始聊起吧。在Jungle最初的阶段,你们是把自己的身份隐藏起来的。这些早期的体验对于你们来说有什么意义呢?

J: 实际上可能并不能用“隐瞒身份”来形容吧。事情的走向其实也很让我们意外。最开始我们选择发行(由6岁的break舞者B-Girl Terra出演的)MV “Platoon”的视频和照片,只是因为我们在这上面下了很大的心血。经纪人说需要一张照片做推广,我们就把B-Girl在房间里的那张照片拿出来了。房间里摆放的都是我们自己的东西,我们并没有想到自己不出镜会有什么问题,也没想到这之间会有什么联系或者意义。那时候我们正忙着在录音室里工作,根本不知道坊间关于我们的报道变成了什么样子。


观看“Platoon” 【http://v.youku.com/v_show/id_XNTY4NTAwNzIw.html?from=s1.8-1-1.2

也就只是现在当我们回头看看,才开始思索所有这些事情。和“High Rollaz”的合作也是一样(出演“The Heat”的轮滑舞蹈二人组),我们觉得他们能很好地代表那首歌。我们只不过是制作人,卧室制作人。我们的经济人说,必须有一种方式能把这些音乐以现场的方式呈现出来。忽然之间,我们从简单在自己房间里创作找乐子变成需要在人群面前表演的艺人,而在这时候你可能根本没有准备好出现在所有人面前。大概有那么一段时间我们有点逃避这件事吧,只想把注意力集中在艺术上面。并没有刻意在隐瞒自己的身份。

T: 在Facebook上其实是能找到我们现场演出的照片的,每个观众都有智能手机,我们其实也根本控制不了。我们只是想创造一些视觉上也很有趣的东西,当人们看到的时候他们会想想:“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呀?”

J: 而且Jungle也是一个谷歌不出来的名字,如果你输入这个词,肯定也是找不到和我们相关的照片的。

T: 我只是觉得这是个牛逼的名字。

Q: 这的确是个响亮的名字。

J: 对呀,我想大概就是这两个元素叠加在一起,带上了一点另外的意义吧,人们开始猜测各种不同的东西。大概所有人都会对模糊的东西产生特别的兴趣!

T: 看到人们的反应其实是很有意思的,他们总是在问为什么我们会这样做。为什么只叫他J而只叫我T?因为我们就是这样称呼彼此的。如果人们深入挖掘一下的话,其实这些东西都是公开的。我们不想让个人身份这件事情显得太过重要。

J: 我们在音乐和视频里倾注了很多心血,这些才是我们希望人们注意到的东西。希望人们最终通过这些东西评价我们。

T: 这样可以让人们去判断音乐本身的价值。人们没有必要通过翻看你的头像照片去了解你花了那么长时间创作的东西。


的确如此,在信息过剩的今天,音乐本身常常反而会被繁杂而无意义的信息所淹没。J 说:“和Gorillaz很像,把艺术本身推到最前面,Damon (Albarn)本人则隐藏在幕后。” “Platoon”悄无声息地进入音乐博客圈,凭借自身的魅力在短时间内就在Vimeo上吸引了超过380万观众,也许对于Jungle来说,这种简单的方式恰恰就是最有力的方式。

Q: Jungle从什么时候开始发展成一个组织的?

T: 是在我们意识到需要现场表演,我们两个人手根本不够用的时候吧。我们很清楚其他的很多制作人现场表演的时候是一个什么状况。但我们想挑战自己。在舞台上表演的时候最有趣了,和五个哥们儿一起演出,一起享受有一种特别了不起的能量。

Q: 除去必须携带更多乐器等等实际问题,很奇怪为什么大部分制作人都还只是在自己电脑后面站着这样表演。

J: 对,我们的确做出了不小牺牲。我们牺牲了很大的经济利益,因为带着整支乐队上路巡演实在太昂贵了。我们想努力成为听众的一部分,享受演出当下,这才是演出对于我们的意义。


Q: 说到感觉,我想说我最一开始听到Jungle的时候其实想到了Jamiroquai, 别被冒犯...

T: 我很喜欢Jamiroquai呀!就在最近我还在看“Virtual Insanity”的视频。还有“King For A Day”。那是我听过第一首funk曲目。我哥哥喜欢Parliament和P-Funk, George Clinton等等,我就是从他那里听到的Jamiroquai。

J: 从某种古怪的角度来说,我们其实是想做一张hip-hop专辑的。从各种地方抽取不同的小细节。比如说我可能听到一首Madvillain的歌,听到他们取样的方式然后受到某种启发,又或者是听到“Happy”, 有感于Pharrell创作的方法等等。

Q: 你说的对:音乐就是许多不同源流的融合,不是吗?

J: 对呀。我们受到的影响也不仅仅限于音乐。也是关于空间和时间的。“The Heat”就更多的是关于一个虚构的空间的。有些人的音乐特别写诗,但我们的就比较随性,完全是我们想要的样子:在空间里的某处。很多东西都很有画面感。有点像Grand Theft Auto, 最一开始做出这东西来的人可是从苏格兰来的呢。

很多时候灵感来源于幻想中的空间,但这些梦幻的地方也许又是来自于某些真实的影响。你在自己的脑中想象出来一个小地方,这首歌就在这里诞生出来。在这些表层下面的是你真实的感情。


Q: 唱片里有多少内容是直接来源于个人经验的呢?

T: 我觉得写歌词很有趣的地方就在于你可以把真实的意义隐藏在一副更广的图景里。所有的歌词都很个人化吧,因为毕竟是我们自己创作的,但它们的意义有时候是会变化的。在过去两年里面很多经验以及改变了一些歌曲的意义。但这些变化是否能够明显地体现出来我们就不得而知了。

Q: 我立刻就想到了“Julia”这首歌。

J: 我们在这首歌上纠结得最多了,因为它是我们写出来最早的作品之一,有过一百万个不同的名字,也代表了一百万种不同的意义。它很奇怪,几乎算得上是我最不喜欢的歌,因为我们在情绪上挣扎太久了。

T: 从某种角度上来说它是关于第一次见到一个女孩但...

J: 这个女孩是完美的但你永远不会遇到她。

T: 这种孤独。

J: 歌词里那句“我对你一无所知”。归根结底它是关于同时既拥有某人又无法拥有某人带来的那种终极的孤独感。

Q: 从创作单曲到专辑是个什么样子的过程?

T: 不管是制作混音还是为其他的rapper创作音乐,我们创作音乐已经很久了。这是一个连续不断的过程。我们知道人们总有一天会发现我们的好恶,但是所有的东西都是完整的一个过程。

Q: 整张专辑是funk, 电子和世界音乐一个完美精妙的融合。

T: 其实我们关于这个从来没有想过太多。我们喜欢Radiohead特别摩登的声音:那种glitchy的交叉节奏。我们想学习这个,但是不用电子元素来呈现。 

J: 有意思的是大部分我们的节奏都还是以四四拍为主,但实际上最初我是很反对这样作的。但后来我们意识到自己最棒的歌其实都是以简单的鼓点为基础的,因为如果你的鼓的部分太过复杂的话,会占据歌曲太大的空间。反而是在像“Busy Earnin’”和“Platoon”这样的歌里,简单的打击部分可以形成动人的groove。

图片 by Johnny Dufort




评论

热度(1)